您当前所在位置: 国乐彩 > 服务项目 >
数字藏品虚火骤降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 2022-08-03 15:54

  腾讯旗下“幻核”平台已经跳水,在笔者“潜伏”的数字藏品交易群中,却依旧热闹非凡。究竟是表面的繁荣,还是光明未来的插曲?水面之下的暗流又将流向何方?

  作为文化和泛娱乐产业发展的新可能,在行业发展最初,数字藏品寄托了行业很多期待。2021更是数字藏品全面爆发的一年,腾讯、阿里、京东等一众大厂都在发力。

  然而到如今,各部门和数藏行业本身,都在对数字藏品存在的金融风险进行防范,数字藏品的发展也经历了过山车式的涨跌。

  然而,即便国家相关部门正在极力遏制炒作和金融风险,但对于沉浸在虚拟暴富神话的那部分群体来说,即便是夹缝中求生存,不能吃肉也要喝汤的想法还是将他们捆绑在数字藏品这个摇晃的木桥上。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在资本市场,翻车的事情时有发生,倘若往前考古,加杠杆、借贷炒股的风险在清末就有苗头,三林最近就在一档播客(苹果客户端名称:商业就是这样),听到了一个真实的“翻车”事件。

  1910年,辛亥革命爆发前夕,新的国度建立之前,不仅是政坛风起云涌,资本市场同样动荡,甚至演变成帝国崩塌的导火索。

  1872年,李鸿章为了给轮船招商局筹集启动资金,发布了中国人自己发行的第一张股票,这种来自西方的筹资方式开始在中华大地上流通。有股票和市场的地方,总是风险和机遇并存。

  当时被称为“橡皮”的橡胶行业和西洋公司股票,就成为1910年上海最被看好的市场机会,散户狂热,机构开出空头银票并大加杠杆,最终酿成“橡皮股灾”,这也成为清朝覆灭的重要因素之一。

  一百年前的一次市场崩盘,跟今时今日的数字藏品有何关联?一个是股市崩盘,一个却是看起来颇具前景的数字藏品产业,笔者为何在聚焦数字藏品的文章中,提到这次“橡皮股灾”?

  大概是因为,历史大抵都有规律可循。

  事实上,每一次的崩盘,不管是股灾或昔日的P2P暴雷,还是曾经出现不少造富神话、今时今日却饱受诟病的虚拟货币,亦或是政策一边扶持一边却又谨慎对待的数字藏品产业,每一次的崩盘以后,都少不了泡沫、杠杆、投机、侥幸心理,以及系统性的问题。

  1910年会出现橡皮股灾,一个原因是当时汽车工业起步,带来橡胶轮胎等配件需求量的增加,然而中国不产橡胶,民众想挑选好公司、买到心仪的股票,只能来源于当时一些内部渠道或是代理公司。

  数字藏品(NFT)在一开始也是发迹于国外,最早的个人投资者通过资讯关注到无聊猿等一批国外交易平台。囿于交易门槛高,包括登录国外的交易平台有门槛、交易需要通过数字货币钱包进行结算、找到投资机会转手买卖不算容易、严重依赖一些充当“中间商”的机构或个人发布的信息......

  在这种情况下,1910年的上海就出现不少贸易公司和橡皮公司给股民荐股,并开始了“倒买倒卖”的生意。

  当时上海一家名为“麦边洋行”的小洋行就做这一工作,一些橡胶公司同样参与其中。不过,众多参与者中,属“麦边洋行”的老板麦边,一个擅长市场营销、酷爱打广告来给股民“洗脑”的英国人,做得最为成功。

  在今天,我们不妨看看周围那些玩数字藏品的朋友,哪个没加过一些所谓的“公益”交易群,这些群气氛热烈,交易流水单刷屏,群主号称纯公益,每个活跃的群友都是数字藏品十级玩家,群内氛围感十足。大家一开始都是围观的玩票性质,谁曾想玩着玩着,持有的原本号称限量的数字藏品就跳水了,一小撮人几个月工资就没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骂骂咧咧退群。

  所以,不难发现,当有人开始说可以空手套白狼的时候,雷也就此埋下。

  橡胶和贸易公司的老板们心思开始活络,他们一边去银行贷款,一边忽悠股民说国外的橡胶市场行情很好,并通过给早期为数不多的股东分红来吸引眼球。甚至在他们的“怂恿”之下,外资银行承诺股民,拿这些橡胶公司的股票做抵押,就可以在银行里贷款。

  银行给的可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大洋行、大银行利用自身的信用和地位,为这些买卖公司背书,橡胶市场的行情就这样被炒起来,价格虚高,泡沫巨大。推荐橡胶公司的小册子(就像今时的荐股书)一册难求,橡胶股票高价买卖转瞬即富,银行接受民众用橡皮股票做抵押贷款、贷来的款又可以买橡皮股票,股民通过这一方式无限加杠杆,投机者遍布角落......

  虚拟物品的价值泡沫

  上文我们所说的市场在今天看来似乎不可想象。

  有人不以为然,现代的金融制度已经相当完善,至少现在银行不可能让用户利用虚拟资产进行大额借贷,然而“办法”总比“困难”多。在数字藏品交易市场初期,在二手市场高价收购的二道贩子,最终将这些收购的产品都转手去了哪里?

  富豪们花费千万购买的古玩字画,能留着自己观赏或是送人以表心意;名媛斥资购买价值不菲的珠宝玉石,尚能佩戴和彰显身份地位;即便是游戏中成交价上万的虚拟物品,但凡是好游戏且虚拟物品的稀缺性得到普遍认可,不管是一把武器还是一株草药都是需求。

  这些跟投机的区别大概就在于,愿意花上万购买虚拟物品的RMB玩家毕竟是少数,且不少是满足自己的需求。然而,现在我们随便问一个数字藏品买家的购买目的,恐怕十个中有九个半都是为了转手后获利。

  ?据媒体爆料,那些高价收购的数字藏品,不一定会直接流转到用户手上,而是被复制后再次流通。据了解,一些小平台发行的所谓数字藏品,很可能不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复制品”。

  三林曾在之前的早科技专栏中,介绍过数字藏品和NFT的重要价值——唯一性和稀缺型(戳右侧标题阅读:不明白区块链,就搞不懂Web3和NFT)。基于区块链底层技术的藏品,无论是交易还是流通,整个过程公开透明,交易价格可见,交易流程透明,且不可篡改。

  所以,如果不是使用区块链技术,藏品就可能被复制,价值自然也会被稀释。一旦平台倒闭跑路,用户拥有的所谓藏品,既失去流通价值,也失去交易资格,隐患开始出现。

  不仅如此,有平台利用用户和平台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设置种种规则来“套利”,比如设置用户账户的提现门槛。

  数字藏品市场,问题多到数不清。平台发行价299,售价转瞬变成29999;淘宝买图200块,上链后售价20000......这些中间的增值缘何产生?笔者以为,至少不是其实际价值。

  7月20日,据界面援引知情人士消息,腾讯计划裁撤“幻核”业务,并且早在7月初幻核对外的业务就已停止。

  很多人对于币圈和数字藏品持观望态度,所了解到的泡沫也仅仅是来源于远不符合藏品价值的高价交易。但从上面的事实来看,打击投机炒作只是虚拟资产市场最为常见的方式,往往海面之下才是巨大的泡沫冰山。

  大家看到这里,以为笔者是打算唱衰数字藏品。

  并不然。

  事实上,数字藏品有其存在的价值,从文化属性来说,有些数字藏品具有艺术价值,从市场角度来看,虚拟物品并非就是泡沫,需求决定价值。让鲸探出圈的敦煌飞天,就是其与敦煌美术研究所合作,这就属于稀缺IP的价值,这也是虚拟物品的价值证明,文化艺术的价值,确实无法用数字衡量。

  文创产业作为第三产业中颇具创新力、有望提升大众文化审美的重要产业,一直是国家重点支持的产业。彼时数字藏品遍地开花时,也正是有这部分因素在。

  但是凡事有利有弊,时至今日,数字藏品的行业漏洞和标准不明,正在稀释这个产业应该有的经济价值和文化价值。一些艺术品本有望利用区块链标识的唯一性,为艺术品版权保护提供一个新的方式,却不曾想作品炒作后的价格,甚至高于艺术品自身的版权价值。

  更有甚者,我们在上文提到的,一些小平台甚至不给艺术作品“上链”(不上链自然就少了区块链“引以为傲”的唯一数字标识),就是卖电子图片,用户群也变成了维权群。

  文创市场还来不及探索区块链和数字藏品的更多可能性,就受到了打击投机客产生的余波和连带影响。现在,数字藏品平台用户流失、价格缩水、藏品滞销,一些平台关闭、老板跑路,留下再次被称为“韭菜”的个人用户。

  所以,我们从来不否认区块链在泛文娱领域的价值,我们需要警惕的,是数字藏品价格背离价值的投机炒作。

国乐彩平台,国乐彩官网,国乐彩网址,国乐彩下载,国乐彩app,国乐彩开户,国乐彩投注,国乐彩购彩,国乐彩注册,国乐彩登录,国乐彩邀请码,国乐彩技巧,国乐彩手机版,国乐彩靠谱吗,国乐彩走势图,国乐彩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国乐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